“全險”不等於“全賠”

  □劉寶民

  從媒體獲知,有位消費者剛剛買了3個月的新車就在外地被盜,當他準備報保險公司理賠時,才得知4S店沒有為他代買全車盜搶險,保險公司客服人員在得知情況後回複,由於他投保的車險“全險”中沒有包含“盜搶險”,所以不能進行賠付。可當初消費者讓4S店投保時,4S店承諾為其投保“全險”,結果沒有購買全車盜搶險,而消費者已對投保險種簽字確認,如今車丟了,還有12萬元購車款等著他分期償還,消費者陷入尷尬和無助之中。

  隨著公眾保險意識的增強,不少人願意多花些錢為愛車投保一份車輛“全險”,認為日後不管發生什麽事故,都能順理成章地從保險公司得到全額賠償。然而,真實的保險案例告訴人們,結果並非如此。

  一位私家車主清晨送孩子上學,在他準備發動汽車時,孩子看見汽車的前機蓋鬆了。他立即下車查看,這才發現,轎車被人撬壞了,後備廂的鎖芯脫落在外,根本無法打開。之後報警,民警勘查過程中,發現盜賊撬開前機蓋,先破壞了汽車報警裝置,而後撬開了他的後備廂,所幸車內並無貴重物品,隻是車鎖和報警裝置都被破壞。確認物品受損情況後,由於事前為轎車上了全險,包括機動車損失保險、第三者責任保險、盜搶險、車上人員責任險、車身劃痕損失險、玻璃單獨破損險等,因而,隨即向投保的保險公司報案。沒有料到,保險公司查勘人員到場核實後,告知車鎖被撬不屬於保險的理賠範圍,因此不能賠償。無奈之下,他隻得自掏腰包更換了整套的防盜係統。無獨有偶,另一位市民的本田轎車後備廂遭人撬盜,慶幸的是後備廂內沒有貴重物品,所以損失不大,但車鎖完全損壞,用鑰匙根本無法開啟。當他向保險公司索賠時,得到的答複幾乎一樣,車鎖被撬也不在理賠範圍之內。

  據專業人士介紹,保險公司此舉依據的是機動車盜搶險條款,其中明確規定,機動車盜搶險是指保險車輛全車被盜竊、搶劫、搶奪後引發的車輛損失。與之相對應的是,諸如“非全車遭盜搶,僅車上零部件或附屬設備被盜竊”等情形均屬於盜搶險的除外責任,即不負責賠償部分。以上兩個案例都不屬於全車遭盜搶,所以不能賠償。而客戶投保的車損險則是按照車主自身責任事故原則來理賠的,換句話說,保險公司隻對車主在行車過程中遭遇事故造成的車身損傷給予賠償,車鎖受損並非行車過程中引發的車體受損,同樣不能予以賠付。

  其實,上述情況並不鮮見,究其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不少車主在投保時片麵聽信保險業務員或經紀人的過分渲染之詞,對車險主險和附加險的具體內容知之不多,以偏概全,先入為主,認為投保險種越多就能多得到賠償,加之目前保險市場上所謂的車輛全險僅僅是一個模糊概念,因為界定不清晰,定位有偏頗,範圍不準確,一些人把車損險、商業三責險、全車盜搶險和不計免賠險這四種險種作為“全險”推銷給車主,可眼下車險的主險和附加險種加在一起有二十餘種之多,諸如玻璃破碎險、自燃險、車上人員險、不計免賠險、涉水險、4S店特約維修保險、劃痕險等,一輛車幾乎不可能投保全部險種,這也導致車主對“全險”產生了誤區。在夏季多地接連出現大暴雨過後,部分車主在辦理索賠時,時常遇到個人認為投了“全險”,實際上連至關重要的“涉水險”都沒投保的現象,讓保險公司很為難,因為車輛受災值得同情,盡快理賠也是天經地義,但受損卻不在保險責任範圍之內,隻好費盡口舌解釋,耗費了寶貴的時間精力。近日,保險監管部門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明確表示,車險沒有“全險”概念,由於一些消費者對保險條款的內容不甚了解,或者受個別銷售人員的誤導,認為所謂“全險”就是把所有的風險都承擔了。事實上,保險所承擔的風險是明確的,既有可保風險,也有不可保風險,有些風險沒在承保的責任範圍之內。

  二是車主作為投保人同樣是保險合同的一方,自身有應該履行的義務,而熟知條款內容就是其中之一,比如,機動車盜搶險的保險單背麵就標明了保險公司隻承擔責任範圍內的全車盜搶損失賠償,不負責車輛某個部件被盜搶的損失。車損險中的除外責任也清晰列明投保車輛因涉水造成發動機損壞不在賠償範圍之內,其他車險條款大抵如此。尤其需要提醒的是,每個車險險種都有其除外責任(即不負責賠償責任),換言之,即便你的車輛投保了所有險種,保險公司仍然對有些災害事故或涉及其他因素不負責賠償。

  有鑒於此,筆者認為,當務之急是一方麵要加強對保險從業人員的教育,執行獎懲機製,嚴格履行如實告知義務,把保險的真實情況告訴投保人,不能受利益驅使,先入為主,以偏概全,誤導消費者;另一方麵投保人也應做到“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聽其言還要觀其行,在把基本條款搞清弄懂的基礎上,合理選擇險種,明晰保險責任,依法維護權益,避免陷入誤區,為愛車係上一條放心無憂的安全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