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工人工傷致殘 老板為避責而注銷公司

  案例

  員工非因工死亡企業未買社保仍需賠償醫療費

  2013年6月25日馮某某入職東莞市某膳食管理(以下簡稱“膳食公司”),該公司沒有為其購買社會保險。2014年4月13日馮某某因飲酒後神誌不清入院治療,4月18日經搶救無效死亡,共花費醫療費34475.22元。

  對於醫療費問題,馮某某近親屬張某等人和膳食公司協商未果,張某等人作為原告訴至法院,要求膳食公司賠償醫療費損失20000元。

  對於如果膳食公司在2013年6月25日至2014年4月18日為馮某某按時足額購買了基本醫療保險,則馮某某醫療費34475.22元能否納入基本醫療保險支付範圍以及理賠數額的問題,承辦法官向市社會保障局發出協助調查函、協助補充調查函進行調查,並附上馮某某的醫療就診資料。市社會保障局下屬的東莞市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向法院複函答複稱,若膳食公司於2013年6月25日至2014年4月18日為馮某某按時足額繳納住院基本醫療保險和門診基本醫療保險,馮某某的醫療費可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範圍,根據醫療就醫資料核付應報金額是20754.65元。

  法院審理認為,市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出具的複函顯示馮某某應報金額是20754.65元。由於案涉醫療費用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三十條規定的四種情況,因此膳食公司應向馮某某近親屬張某等人支付醫療費損失20754.65元,馮某某近親屬張某等人訴請的醫療費損失為20000元,低於東莞市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核算的數額,對膳食公司有利,故認定膳食公司應向馮某某近親屬張某等人支付醫療費損失20000元。

  

  [法官說法]

  非法注銷罪責難逃

  本案二審承辦法官說,首先,關於訴訟主體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的解釋》規定,本案的關鍵在於該公司的注銷是否經過了依法清算。該公司與張某某正在訴訟中,其明知張某某的聯係方式,應當其申報債權。清算人員並未張某某,屬於未依法清算即被注銷,故應變更其股東繼續進行訴訟。法官提醒,公司進行清算時,必須按照法定程序進行,不能為了逃避債務而惡意注銷公司。勞動者在與用人單位進行訴訟的過程中,應當時刻留意用人單位的經營狀況和注冊登記情況,並及時向人民法院報告。

  其次,關於張某的責任範圍問題。該公司的注冊資本僅有10萬元,在張某某發生工傷,並經一審判決該公司敗訴後即被注銷,並將剩餘財產91204.93元分配完畢。由於該公司未經依法清算,到底該公司的剩餘財產是否僅有91204.93元,是不確定的,不能因為張某惡意注銷公司而減輕其債務,而且張某保證企業債務已清償完畢,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責任的承諾,所以二審認定張某需對該公司負有的全部債務承擔賠償責任。法官提醒,惡意注銷公司既不能逃避責任,也不能減輕責任,勞動者可以向有關人員追償,並可依法運用財產保全等手段以保證將來判決的執行。

  [法官釋法]

  用人單位應及時為職工繳納社保

  本案承辦法官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三)》相關規定,用人單位在勞動者入職後,應及時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避免賠償勞動者相關社保待遇損失,也避免勞動者以用人單位不購買社保為由解除勞動合同並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

  勞動者在入職後要積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不要和用人單位簽訂放棄購買社保的協議,積極敦促用人單位為其購買相關社會保險;如果用人單位不為其購買社會保險,勞動者可以向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尋求安博电竞彩金提现;如果社保無法補辦且產生了社保待遇損失,勞動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用人單位賠償相關社保待遇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