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保險罰單雙降 財險和中介機構被罰最多

  策劃人語:500餘張罰單,逾8000萬元罰款,勾勒出前三季度保險業的整體處罰情況。這兩個數字較去年同期呈現“雙降”態勢,折射出保險業治亂象工作取得了明顯成效。在保險業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關鍵時期,一方麵監管力度繼續從嚴,另一方麵補齊監管製度短板。從保險行政許可流程統一到增強保險公司內控機製有效性的員工回避製度;從行業處罰程序的規範、第三方平台互聯網保險亂象整治再到消費者權益保護,國慶假期後銀保監會集中發布4份文件,保險監管體現出“從嚴”與“對症”並重的特點。

  今年前三季度,銀保監會和派出機構共對保險機構發出517張行政處罰決定書,罰款金額合計超過8000萬元。罰單量和處罰金額較去年同期呈現“雙降”態勢,充分體現出保險監管的顯著成效,行業逐漸回歸保障,監管也隨之變得常態化。

  

數據資料

  針對保險業依然存在的諸多亂象,銀保監會近期也進行了摸底,發現保險業還有17大類侵權亂象,涉及產品、銷售、理賠、互聯網保險四大方麵。由此可見,治亂任務仍然艱巨,監管升級亟待跟上。

數據資料

  

數據資料

  上周,銀保監會密集發布4份文件整肅市場,其中,《中國銀保監會行政處罰辦法(征求意見稿)》擬對未來銀行保險業的行政處罰全流程進行規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目前的嚴監管背景下,一套完善的監管流程不僅有助於對行政處罰權的自我約束,更有助於正麵引導被監管對象的心理預期,進而促進監管權力的高效運行。

  9月罰單突出主體責任人

  據《金融時報》記者梳理,9月單月,銀保監會及各地監管局(不包括監管分局)共開出罰單44張,涉及30家保險機構,罰款金額共計924.1萬元。其中,保險公司被罰720.8萬元,相關負責人被罰203.3萬元,包含個人罰款的保險機構罰單數量占比逾八成,“雙罰製”實施強度越來越大。

  從各地銀保監局開出的罰單數量來看,9月,安徽銀保監局以11張罰單居首。而從處罰金額來看,寧夏銀保監局力度最大,處罰總額達255.3萬元;其次是黑龍江銀保監局,處罰總額為201萬元,其當月開出的4張罰單中,3張罰款超過50萬元。

  9月2日,黑龍江銀保監局開出的61號罰單顯示,中航安盟財產保險股份賓縣支公司因未真實列支廣告費、業務宣傳費,給予投保人合同以外利益,變相突破報批車險費率,被監管部門責令整改,並處罰款50萬元,相關負責人被警告並處罰款10萬元。從9月公布的罰單信息來看,保險機構被罰原因仍以“給予投保人合同約定以外利益”“業務數據不真實及虛增費用”“銷售誤導”等頑疾為主。

  值得注意的是,安徽省開出的11張罰單全部劍指保險中介,包括5家保險公估公司、兩家保險經紀公司和兩家保險代理公司。在9月26日吉林銀保監局開出的6張罰單中,4張發給了美聯盛航保險代理吉林分公司及其負責人,共計罰款65.2萬元。另外,鵬誠保險代理因向投保人返還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和財務業務數據記載不真實兩大違規行為,被重慶銀保監局罰款100萬元,這是9月的“最貴”罰單。

  與此同時,記者注意到,9月的處罰延續了今年更加注重對機構主體和個人“雙處罰”特點,凸顯出明確責任主體的監管要求。比如,一張來自某大型壽險公司寧夏分公司的罰單顯示,與保險機構一並被處罰的相關負責人多達9位。另有1家保險代理公司安徽分公司因利用業務便利為其他機構牟取不正當利益,其主要負責人甚至被直接撤銷任職資格。

  一位壽險公司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隨著監管機構對於當事人員問責,特別是對高級管理人員處罰力度的加大,保險公司違規的代價越來越高,這使得心存僥幸的那一部分人不敢輕易觸碰“紅線”。

  在朱俊生看來,增加對主體責任人的處罰相當必要,長此以往會在保險公司內部建立起一個有效的傳導機製,讓“雙罰”懲戒發揮出最大作用。畢竟問題總是出在“人”身上,無論麵對多大的市場轉型和競爭壓力,隻有個體行為合規化,公司經營才能守住合規經營的底線。

  財險和中介機構被罰最多

  據記者統計,今年前三季度銀保監會和地方銀保監局共對保險機構開出517張行政處罰決定書,罰款金額合計約8764萬元,而去年同期保險業收到罰單數量接近1000張。從地區分布看,四川省處罰金額最高,達1045萬元,共開出罰單40張;其次是黑龍江省開出41張罰單,累計處罰金額863萬元。

  財產險仍然是處罰“重頭”,前三季度的罰單總額占比超五成,車險是違規重災區,百萬餘元的大罰單出自於此。比如,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和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等行為,總經理被撤職,公司停止接受商業車險業務3個月,還被罰款187萬元,成為前三季度處罰金額最高的財險公司。

  事實上,財險公司集中出現的編製或提供虛假資料、給予投保人合同外利益、虛列多項費用套取資金等違規行為也正是車險市場積存已久的頑疾。從前三季度發給財險公司的大部分罰單可以看出,監管部門采取了暫停違規機構商業車險業務的升級版措施來加強車險監管,遏製手續費競爭及其誘發的各種套費行為。

  除此之外,前三季度對於保險中介的處罰金額占比約30%,這是罰單的第二大“產生地”,但第三季度被罰機構的數量較第一、二季度已經明顯減少,僅有24家保險中介機構被罰。鵬誠保險代理因返還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財務業務數據記載不真實的行為,被重慶銀保監局開出100萬元罰單,是保險中介的最高額罰單。

  與車險情況類似,保險中介亂象由來已久。編製虛假的報表、資料,給予投保人合同以外的利益,虛列、套取費用,財務數據不真實等問題屢見不鮮。目前國內一半的保費收入來自中介渠道,若中介“野蠻成長”,必然導致行業扭曲發展,最終影響消費者利益。意識到這一點,監管部門的治亂之劍持續對準保險中介。除開具罰單外,銀保監會相繼發布《加強保險公司中介渠道業務管理的》《關於開展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從業人員執業登記數據清核工作的》《2019年保險中介市場亂象整治工作》等文件,引導保險中介健康發展。

  從嚴監管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

  “近幾年,我國保險機構經曆了一個快速發展階段,也出現了盲目擴張的亂象。亂象集中表現在公司治理薄弱、違規資金運用、產品創新不當、銷售誤導、財務業務數據不真實等方麵。通過持續整治,取得了明顯的效果,保險市場的亂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糾正。”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表示。

  從今年的市場亂象整治來看,銀保監會一方麵堅持從嚴執法尺度,堅決執行機構與人員“雙罰製”;另一方麵加強處罰常態化,對於重點領域、重點機構頑疾加強監管,保險市場呈現出健康發展態勢。

  陝西銀保監局近日發布消息稱,商業車險改革試點一年來,當地商業車險新產品車均保費較改革前下降51.1%,消費者獲得感明顯增強。同時,該省的商業車險綜合費用率從改革前的49.61%下降至29.49%,綜合成本率從100.49%下降至99.01%,車險市場亂象得到有效遏製,行業發展質量明顯提升。人身險市場的轉變更加明顯,在扛過近兩年的轉型陣痛之後,許多壽險公司已從規模驅動轉向價值驅動,從銀保業務主導轉向個險業務主導,回歸保障之路越走越順暢。

  但是,保險業“糾偏”的硬骨頭還得一個一個啃。國慶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周,銀保監會便密集發布《關於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關於銀行保險機構員工履職回避工作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中國銀保監會行政許可實施程序規定(征求意見稿)》及《中國銀保監會行政處罰辦法(征求意見稿)》4份文件,從行政處罰程序的規範到加強保險公司內控機製的有效性,再到要求保險機構對照被公布亂象進行自查整改,銀行保險的監管可謂與時俱進、狠抓“七寸”。

  朱俊生認為,“這種監管的升級來得正是時候。因為近兩年,保險行業發展日新月異,對多年前的監管規定進行革新可以更好地適應現代市場轉型的需要。”就未來的監管趨勢,銀保監會表示,今年將依法依規嚴格懲處,保持高壓態勢。特別是要落實“雙罰製”,加強對高管人員的處罰,切實提高違法違規成本,使得機構不敢違規、不能違規、不願違規。

(文章來源:金融時報)

(原標題:前三季度保險罰單雙降 財險和中介機構被罰最多)